您当前的位置:阳光律师事务所 > 专业领域 > 内容

移动互联网革新与财富管理行业嬗变

  1. 添加时间:2015/10/29 10:55:07
  2. 文章来源:阳光律师事务所
  3. 添加者:阳光律师
  4. 阅读次数:
   

  全球正处于网时代,站在这个时代的立场去重新审视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对于人的价值和社会形态的表述时,会容易惊奇的发现他们当年描摹的“自由人的自由联合”恰恰是移动时代最为重要的特征。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任何人的职责、使命、任务就是全面地发展自己的一切能力”,从而实现“一个更高级的、以每一个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当年的召唤成为了今天的践行,这也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创业、万众创新”历史潮流当中,寻找“自由人的自由联合”。

  无论是合伙人企业文化、股权激励机制、自媒体营销传播,亦或者众筹平台、网贷平台,平台经济使得越来越多的个体能够依靠移动互联网,让人本身的价值而非机构的价值被最大化的实现。大数据技术的出现让原本行将就木的“计划经济”找到了重生的可能性,个体可以根据大数据的分析更有“计划性”地安排生活和工作,按照此理,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也可进行。

  财富管理迎来移动互联网机遇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生,使得独立理财师(投资顾问)或者独立财富管理办公室通过人工智能和程序化资产配置对高净值个人和机构进行财富管理辅助成为了可能。

  身处当下,人类的传播方式(微信、脸书)、购物方式(京东、海淘)、出行方式(优步、快的)都已然被颠覆,不远的将来部分传统专业领域也会迎来革新,律师、会计师、医生等职业也将更多突显人的价值而非组织机构的价值。毫无疑问,财富管理行业这一需要高度专业性的古老行业将会是变革中的一员。

  人类历史上,私人财富管理办公室最早起源于古罗马时期,兴盛于欧美工业革命中后期,进入21世纪之后,私人银行和家族办公室发展成为高净值人士财富和资产最主要的受托机构。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除房产及车辆之外的净资产超过1000万人民币者)产生了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的客观需求。根据谈经论策私人财富管理办公室预计,中国内地高净值人群将于2020年突破300万人,中国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的黄金时代正在悄然拉开帷幕。

  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本质上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针对资金端的管理通常被称为财富管理,而针对资产端的管理则被称为资产管理,因此无论是财富管理时代,还是资产管理时代,其核心是资金和资产两者之间的兼顾安全性和有效性之间的撮合,最终实现两端融合的金融的高级形态,也是“金融脱媒”后直接融资的所需要的呈现方式。

  笔者曾经为高净值客户配置资产门类就涵盖了现金管理、短期融资、固定收益、阳光、私募股权新三板、海外新股申购、定向增发、对冲基金等主要资产管理领域。然而,在帮助客户配置上述品类产品的过程中,有相当部分高净值客户“未曾谋面”,大量的文字、图片、资料和信息的交互沟通都是依靠移动互联网工具和方式实现。

  独立财富管理形态将成为趋势

  从欧美发达国家财富管理行业的历史沿革来看,经历了传统财富管理机构(私人银行、、资管)到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再到独立投资顾问或独立投资办公室的转变过程,这样的转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得到提速,并将动摇传统财富管理行业的组织形态。

  以私人银行、信托、券商资管为代表的传统财富管理机构,由于其天生的业态更偏向于“产品导向”,根据自制或外采的产品向高净值个人及机构进行配置,由于机构的业绩要求和管理运行成本的刚性存在,无法真正在基于高净值客户的需求的基础上做到财富管理的“适当性”。

  财富管理机构的出现源于对理财师(投资顾问)专业能力更高的认可,相较于传统财富管理机构,理财师(投资顾问)对于高净值个人及机构配置资产的能力要求更高。财富管理机构需要理财师(投资顾问)找到合格的投资者,而理财师(投资顾问)则需要财富管理机构为其提供优质的资产风控、品牌营销、IT管理系统等中后台的支持。

  然而,正是由于庞大中后台人员的存在,迫使财富管理机构不得不走上“产品导向”之路,一些机构开始参与资产端的包装和开发,以期获得更高的收益,来支撑起机构的正常运作。“产品导向”而非“客户导向”的现实使得这些财富管理机构可能在错误的时间为高净值客户配置“不适当”的资产,丧失了原本所秉持的“独立性”。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如律师、医生、会计等专业人士,独立理财师(投资顾问)、独立财富管理办公室、家族办公室等形态所具有的私人独立属性更越来越受到高净值个人及机构的认可,有助于实现“自由理财师的自由联合”、“自由办公室的自由联合”、“自由产业链机构的自由联合”,有助于各方面人士与机构能更好地履行其职责、使命和任务,这是新型的社会组织形态对传统金融业态的颠覆,恰似“淘宝小店”对“百货商场”的颠覆。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公募基金经理选择“奔私”创立或参与私募基金机构,使得原本必须依靠大型机构之间权力中心主义的“庞大联合”变得不再那么重要。私募基金、私人财富管理办公室、独立的技术服务外包团队的存在,使得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的效率大幅度提升。财富管理行业的合伙人文化不断酝酿涌现出越来也多的私人财富管理办公室和家族办公室为高净值及超高净值个人及机构客户服务。

  (,)与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联合发布《中国私人银行2015:千帆竞渡、御风而行》报告中指出,“2008年金融危机中传统大型投资银行令人失望的表现促使许多高净值客户转向独立投资顾问,以获取更加客观的财富规划和投资建议,目前在已成为独具特色的业务类型。”

  在中国,凭借快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平台及外包市场运营服务团队涌现,越来越多的不隶属于任何一家金融机构的私人财富管理办公室能够根据专业能力和品牌口碑为大众、富裕客户至超高净值客户提供金融服务,此类办公室或独立理财师(投资顾问)不以资产获取和产品创设为长项,主要为客户提供投资建议和规划,部分提供全权委托服务,以独立和客观的投资咨询建议形成差异化定位。

  社交媒体和金融专业性高度融合

  毫无疑问,和医生、律师、会计师类似,独立理财师(投资顾问)具备较高的专业性,不仅需要对财富管理产品的基本要素有充分的了解,还需要对相应的债券类或股权类资产的产品结构、风控措施有穿透力理解的能力,在充分理解之后给用户提供是否进行配置、配置份额的专业化建议。鉴于财富管理产品囊括了几乎所有金融领域,其繁杂程度较高,使理财师工作本身具有很高的含金量,由此也可推断,如果要开设独立的私人财富管理办公室或家族办公室,需要具备提供、、、汇率、法务等综合性解决方案的能力。在具备这些能力之外,还需要具有很强的沟通能力将金融产品信息准确向客户进行传达。

  未来五年,独立理财师(投资顾问)、独立财富管理办公室能够通过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品牌形象或专业能力展示来获取客户并赢得客户的信任,并通过多媒体的角度实现研究和产品方面的充分沟通,高净值客户往往通过微信、及其他渠道对独立理财师(投资)或独立财富管理办公室进行“转”介绍,从而实现新媒体环境下的口碑传播。具有社会影响力的独立理财师(投资顾问)、独立财富管理办公室还会受邀接受平面和视频媒体采访,进一步通过传播为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理念树立社会公信力,或参与社会性的评选增强信赖感。

  高净值客户数在20-100人之间的独立理财师(投资顾问)、独立财富管理办公室,往往对客户个性化需求有更为深入的了解从而能够依托较为便捷的客户管理系统(CRM)实现移动互联网场景下的资金端和资产端的配对融合,伴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资产配置程序化功能实践将日臻完善,最终实现财富管理线上线下交互(O2O)和金融产品订制化配置(C2B)的全新模式。

  笔者认为,未来将会如去年年中《麦肯锡季刊》所昭示的那样,私人财富管理的“黄金十年”即将到来。到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也将大幅提升,预计达到88万亿元人民币,大量独立的财富管理专业人士和机构将为金融改革和金融资源的有效配置起到桥梁和纽带的作用。


  • 上一篇:青岛仲裁委新聘仲裁员159名首次面向社会公开遴选培训()
  • 下一篇:诺亚与英贸易投资总署战略合作